91香蕉app下载安装破解版应用中心

;r /

坏了,听见范克勤这么一说,几个人都有点担心了,甚至是有几分丧气。毕竟在他们心中,范克勤绝对能够担得起军统第一神探的称号,现在,他都说不行,那换成别人恐怕就更不行了。;r /

;r /

不过就看范克勤一边思索着,一边接着往下缓缓说道“凶手个子很矮,一米五八,到一米六零左右。年龄二十岁到四十之间,但……也可能是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这个我不敢肯定。手法很高超,曾经经过严格的训练,如果是女人的话,她肯定不是从事重体力劳动的人。另外她如果是间谍的话,应该是三到四年前,就已经潜伏在本地了……交际花,舞女,记者,作家,情妇,小老板等等等等,都有可能,独居。体重四十公斤到四十五公斤之间。未婚,当天她穿的是比较利落的装扮,有别于她平时的穿着,没有车子,去周边最近的地方打探一下,案发当天,有没有符合这些特征的女人,坐过黄包车。”;r /

;r /

说到这里,范克勤顿了顿,续道“如果他是男人的话……一样,都是独居,从事的职业,在白天比较自由,但却并非绝对。体重可能稍有变化,要重个三到五公斤上下吧,也不敢肯定。”;r /

;r /

说完之后,范克勤看了看赵洪亮几个人,说道“这个案子,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大面摸排了,先从西新区开始吧。目前我就看出这么多,要是还不行……再想别的办法。”;r /

;r /

听见范克勤这么一说,赵洪亮,马超群还有华章面上已经带上了笑容,华章道“我立刻就办。按照您刚刚说的情况,开始摸排工作。”;r /

;r /

赵洪亮道“不。”跟着瞧着马超群,又道“老马,我看咱们两个科室的兄弟都别闲着了,都出动吧。西新区可也不算小啊。华章,你带着你手下的兄弟,专门去找科长刚刚说的黄包车,如果没有……就把附近的车夫都问一遍。”;r /

新街路头姐妹花清闲迷人

;r /

“是!”华章挺身答道。;r /

;r /

马超群道“嗯,那咱们现在就回去,立刻分派任务。”;r /

;r /

范克勤说道“行了,那我也回安局了,有什么情况……”他刚要说及时向我汇报,但跟着反应了过来,自己只是过来帮忙的,于是立刻改口,道“有什么情况需要我,随时联系我。”;r /

;r /

“是!”赵洪亮笑道“科长,您太谦虚了,看了眼现场,就知道了这么多信息,这可比我们所有人加一块都强太多了,我们到现在甚至还不能确定大方向是什么呢。”;r /

;r /

范克勤笑道“没那么神,死者流了那么多血,而且是挨了十二刀,他怎么可能不反抗啊,凶手身上肯定也有血迹,换句话说,他或她,等于挡住了这些血迹的迸溅,这样就可以大致的获得身高,再结合刀口的角度,力度等等,那他的身高信息就更加明确了。当然,我刚刚说的那些,有不少都是推测,可能并不准确,你们还是按照老规矩,灵活掌握,总之,有点疑点的人,都要调查清楚,虽然是大规模摸排,但是我相信,有了这些条件,不至于没有收获。我们就可以再根据这些收获,继续查下去了。”;r /

;r /

这其中,感觉最深的,其实就是华章了。就像是她以往那样,好似什么案子,到了范克勤手里,都有各种各样的办法往下查,现场自己也不是没看,但是除了血迹尸体以外,干净的吓人,就这种案子,一百个人来了,得有一百个人头疼。但范克勤看了一遍就已经得出了这么多的信息,简直是能力强的有点离谱了,几乎是不属于这个时代的。;r /

;r /

不管无意中真相了的华章怎么想,几个人跟来的时候一样,坐上车就走了,不过可能是有什么误会,或者是根据实际情况。赵洪亮,和马超群让华章开车送范克勤回去,自己两个人则是先行回了情报处。;r /

;r /

“科长。”华章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我调过去,具体的时间知道吗?卑职也好早做点准备。”;r /

;r /

范克勤在副驾驶,让自己放松的靠在椅背上,道“着急了?别急,等这个案子结束吧,另外,安局那我还有点事,得等事情告一段落才行。”;r /

;r /

华章笑着点了下头,道“我就在想,得换个地方住了,毕竟我现在住的地方,距离安局有点远。”;r /

;r /

范克勤道“嗯,安局有一处安屋,已经用过了,距离局里也不算远,回头我让他们给你留着,你到时候直接过去就行。”;r /

;r /

华章笑的更灿烂,道“那感情好。”她自然明白,安局是什么情况。如果是一般的安屋,比如说军统的安屋,有时候是可以反复用的。但是范克勤的性子太严谨,他认为一处安屋要是用过了,在用的话安系数,保密程度就会下降。是以范克勤安排的事情,需要的安屋,几乎都是没有反复使用过的。是以,直接转租,或者卖出去了,再买别的地方。;r /

;r /

华章道“谢科长,回头我先把定金交了。”;r /

;r /

范克勤笑道“不用着急,估计……怎么着也得过年前后了。”;r /

;r /

一路上两个人一通瞎聊,没一会就来到了安局,华章把范克勤送到了院子里,这才调头往情报处返回。;r /

;r /

范克勤刚要进主楼,结果迎面正碰见董桦衣,后者调侃道“呦呵克勤,艳福不浅啊,和美女约会去了?”;r /

;r /

范克勤也一乐,道“我也想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但现实情况他不允许啊。情报处的,我过去帮他们钱处长一个忙,对方派她刚刚把我送回来……你干什么去?我还没吃饭呢,一起吃点呗。”;r /

;r /

董桦衣本来就是调侃,也不往心里去,道“嗯,内心有鬼的人,才会看别人像鬼。”跟着挑了挑眉毛,续道“现在知道我要为什么出去了吧?”;r /

;r /

“嚓。”范克勤笑着拍了对方手臂一下,道“那我可不敢打扰你,不过,别迷失在花丛里啊。”;r /

;r /

;r /

;r /

;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