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放黄软件下载

深夜,办公室里。

《兽化特征者权益维护草案》、《丹波内圈人口普查》、《瀛洲兽化特征者社区调查报告》、《麻药追放同盟历史及重点档案》……

冰冷的灯光下,一本又一本机密档案被随意的丢在桌子上,重叠在一起。

艾晴闭上了眼睛,揉了揉胀痛的眼睛。

发自内心的感受到这个国家的荒谬本质……

被冠以开放之名,以多元文化而闻名境的瀛洲,实际上却再没有比这里更加保守,更加排外的地方了。

匆匆而去的过客在缤纷的美景面前不会有时间去注意它光鲜外表之下的内里,反而会去赞叹这开放和文明的模样。

而对于这里土生土长的人而言,这个国家从未曾因为外来者有过任何改变。

纵然是那位将军阁下,那个来自美洲的鬼公方也无法扭转那些早已经在传承中根深蒂固的观念和思维……

诚然,在七十年前之前遭受重挫的瀛洲如今已经很难称得上一个主权国家了,连军队这样的暴力机关都无法拥有。

升华者机关·鹿鸣馆和精英部队‘座’,只能作为华族们的聚会所和皇帝的卫队而存在,无法以正式机构的形式出现在统辖局的会议上。

连华族这个称呼都早就被废止。

蓝色条纹裙子清新少女阳光轻轻地投身在她的脸上

但那不过是名义之上的消失,实际上怎么回事儿大家都清清楚楚——

昔日高高在上的公卿和诸侯们只不过是换了个方式继续统治这个国家,拣选着一个又一个的工具人推到前台,代替自己承受来自民众的怒火。

而他们自己则通过重重股权的交叉,隐藏在幕后。以无孔不入的恐怖影响力继续根植在这一片土地之上。

种种积弊导致了此处和其他国家截然不同的状况,而在各方有意无意的放纵之下,便产生了各种野蛮生长的离奇乱象。

除了表面上的和平与安宁之外,一切阳光找不到的地方都在群魔乱舞。可以说,有些地方一旦天黑就会变成字面意义上的无法地带。

根据天文会的统计,有超过百分之三十以上的边境偷渡凡都是从瀛洲各处的边境里中转来到现境。

同时,这一份混乱和放纵也为瀛洲带来了大量的财富,甚至反向带动了投资和各色边缘产业。

以京都延伸而出的大型边境——黄泉比良坂为轴心,瀛洲形成了整个亚洲最大的边境枢纽,也是现境最大的几个边境物资流通渠道。

同时,也变成境主要的兽化特征者聚集地之一,江户、大阪、甚至京都,也有着‘丹波内圈’这种令不少大人物心生嫌恶的‘霉斑’……

无法在阳光下获取正当地位的混种投身在黑暗中,无孔不入的存在于这个阶层的每一个地方。

作为主体的,便是在五大佬的倡议之下,由五个主体为混种的大型帮会社团所形成极道联盟。

他们的影响力几乎涵盖了所有混种生活的方方面面。一个瀛洲的兽化特征者从出生下来就在跟他们打交道,从无照的医院和黑医再到就学、餐饮、药品乃至工作……

严格来说,绿日和五大佬之间并没有多么严谨的从属关系,双方更类似于深度结盟的状态。

绿日需要现境影响力,而五大佬也需要绿日的力量支援。大家知晓对方是自己的重要臂助,不可或缺,也无法代替,便只能形同一体的继续存在。

最终,形成了这个名为‘麻药追放同盟’的庞然大物,同俄联K字党、六合会、地天愚连队、铁王党、光照教等等组织,形成了瀛洲的暗面世界,无法地带所独有的残酷系统。

不止是混种们在筹谋着暴动,如今整个京都暗中的斗争越发激烈。

而这一切动乱的源头向上追溯的话,便会令人感觉越发的匪夷所思——究其根本,竟然是因为瀛洲立法院在两个月之前提出的‘拟定消费税上调’的预案!

当人口增长指数连年降低、社会进入老龄化、养老金储备的巨大缺口和盛行低消费主义,连续不断的打击已经令整个使用苛刻秩序压制和高福利制度所黏着起来的社会体系岌岌可危……

简单来说,政府没钱了。

为了维持福利制度的存在,税费的上调实在必行。

哪怕是饮鸠止渴都顾不上了。

而所带影响的行业将会涉及整个社会,石油、电力、运输、种植……一切能够生产和消费的东西都将再次被评定价值。

在两个月前,这个预案被提出的时候,就已经引发了轩然大波。

因此而导致的斗争愈演愈劣,最后已经变成了公家和武家之间的另一次角逐。作为中央政府而存在的公家和暗中割据地方的武家之间所存在的便是这样的天然矛盾。

而巨型企业和社团在其中推波助澜,对混种的压迫和歧视也越演越烈。

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十有八九,混种的暴乱会将大量隐藏在暗中的矛盾引爆,之后,由于其无序和失控的破坏遭受整个瀛洲的抵制和反噬……大家联手敲死混种之后,转移了社会矛盾、民众的仇恨,甩掉了头上的锅,得到了实际的利益,又能肥上一波,堪称好处无穷。

至于死几个混种,哪里算得上事儿?

这样的话,就能够理解双方在这件事上诡异的放任和冷漠态度了。

闹吧闹吧,闹的越大越好……

一切都不过是盛宴开始之前的狂欢,不知道多少人摩拳擦掌,迫不及待。

倘若不能这一场暴乱化解,将神城未来和他掌握的技术彻底泯灭的话,恐怕到时候丹波内圈就会变成地狱。

就在艾晴的思考中,寂静的办公室里忽然传来尖锐的声音。

短促而高亢的警报。

来自手边,一个好像计数器一样拳头大的东西。

在瞬间,上面的翻页标牌上的数字,已经从‘零’变成了‘一’。

艾晴的表情僵硬了一瞬,难以置信。

这么短的时间内,信标竟然已经启动过一次了?

很快,来自决策室的专线电话响起。

来自统辖局的上层的消息印证了她的猜想,也坐实了这个坏消息。

“恩,我知道了,正在寻找线索,恩,会加快的,请放心。我知道,不会让架空楼层资源空耗……”

艾晴颔首,克制着自己焦躁,平静回应,只有挂断电话之后,才长叹了一声。

“看来时间真的不多了啊……”

她拨开屏幕上无关的档案,端详着最底层的机密资料——照片里那一张熟悉的面孔,发自内心的感到不快。

——这个混账东西究竟跑到哪儿去了?

与此同时,槐诗也从梦中惊醒了。

毫无征兆,毫无任何道理。

不知为什么,他的心中升起了一阵奇怪的维和感,但是仔细思考了半天之后却想不明白。

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上泛黄的海报,很快翻过身继续睡了。

恩,在舍友们的呼噜声和脚臭里。

明天起码,先出去找个真正能住的地方吧……反正赃款花不完还要上缴,干脆搞一套好点的算了!

.

同样,在深夜的京都。

丹波区之外的火灾现场,消防车的警笛声消散在夜色里。

一道道水柱冲天而起,浇灭了废墟之中最后一缕火光,也浇在了少年心头上。

拔凉。

原本拖着自己的三戟叉从车里跳出来,正准备大干一场的原照在风中渐渐凌乱。

寂静的夜风吹来,带来了远处乌鸦们嘲弄的尖叫声。

没有预想之中和强敌大战三百回合,也没有小弟纳头便拜,更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勇闯虎魔窟,龙争虎斗;更不用提幻想之中夸奖原照哥哥好厉害的混种小妹妹……

他的任务目标,早已经连同整个房子变成了燃尽的垃圾……

“喂,叶大姐?你这一卦绝对有问题啊……”

原照含泪打通电话:“不是我不干活儿,咱就不能整点阳间的任务吗?别说那个俄联佬,这鬼地方都烧成灰啦,什么线索都没啊!”

“……”

电话另一头,叶雪涯沉默了许久,再度低头端详眼前的星盘,眉毛微微挑起:京都上空的星轨,竟然毫无征兆的出现了断层?

或许是自己的观测失误,但倘若不是呢?不论通过什么样的方法,都说明了京都的浑水比她想象的要更深。

玄鸟丢过来的活儿,果然不是那么好接的啊。

她捏了捏眉头,心情沉重起来。

“先回来吧,原照,天亮之前好好睡一觉——”

叶雪涯微笑:“你不是一直抱怨来了瀛洲什么名胜都没见过么?这一次满足你。”

“喂!你又想干什么!”原·工具人·照忽然有些害怕。

“没啥,明天,咱们就去见将军……”

在挂断电话之前,叶雪涯贴心的提醒:“记得穿正装哦。”

.

.

第二天早上八点,被敲门声吵醒的槐诗还没有来得及出门租房,就看到了自己手机上超过四十个以上的未接电话。

部都是藤本组的高层打过来的,还有一大堆留言和暴躁的催促——都是让他立刻回电或者赶快联系自己的消息。

结果他昨天睡觉前开了免打扰模式,一个都没收到。

等门开了,就看到脸色铁青的山下站在门外。

“你怎么搞的?为什么打电话不接!”

“呃……”槐诗尴尬的回头看了一眼手机,“它……中暑了,咳咳,没电了。”

“搞什么啊,你这个混账东西!”山下伸手扯起他的领子就往外拽:“没时间了,赶快走!快点快点!”

“什么鬼?”槐诗看着他一副天塌了的样子,难以理解:“难道是警视厅来抓我们了?”

山下回头冷冷的瞪了他一眼。

压低了声音。

“藤本老大,快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