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影视app免次数版下载

“嗡……”

正当孟晨修炼之时,桌上的手机再次震动起来。

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曼婷,最近好吗?”

接通电话,他开口问道。

陈曼婷,陈曼青的妹妹,比两人小六岁,小时候常常跟在他和陈曼青的屁股后面,到处跑着玩耍。

“孟晨哥,我……”

电话另一头的陈曼婷一句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另一人夺了过去。

“孟晨,吃饭了吗?”

王韵的声音传了过来。

“还没,正要出去吃呢……王姨,曼婷找我什么事?”

孟晨微微疑惑。

沙漠里的风情女子美艳如妖

“没事,那丫头就是想你了,打电话问问……最近备考很忙吧?”

王韵笑了笑道。

“哦,还好,不是很忙。我加入了学校武道社,文科方面压力小了很多,主要是武考。”

孟晨道。

“嗯,前几天见到老林去森林公园遛马,听他说起这事儿了。加把劲儿,不管是文考还是武考,都非常关键……孟晨,你备考忙,王姨就不多说了,挂了啊?”

王韵嘱咐了一句,就要挂断电话。

“……好的王姨。”

孟晨略略沉默,然后点头答应了一声。

……

电话另一边,王韵挂断电话,有些嗔怪的看了陈曼婷一眼。

陈曼婷鼓起还有点婴儿肥的脸颊,有点委屈的道:“妈,孟晨哥和哥哥关系那么好,这事儿告诉他一声,也许还能帮上忙呢!你为什么夺我电话?”

王韵皱了皱眉,“你孟晨哥家里,这一年来的事情还不够多吗?再说他也是比你大不了几岁的孩子,能帮上什么忙!”

“那我们怎么办?让他们把樱桃园夺走吗?”

陈曼婷眼睛红红的道。

“我给你大伯打电话了,晚上你大伯他们会再过来商量商量,会想个稳妥的办法的。”

王韵轻轻将陈曼婷揽在怀里,语声悠悠的道。

“大伯?你还想指望他们?村里人都说,大伯一家是雁过也要拔毛的人!我看这件事情,他已经得了好处,否则会一直劝你把樱桃园卖给那些人吗?”

陈曼婷从母亲怀里一下挣脱,抗声道。

“小孩子家,胡说什么?”

王韵脸上浮出一丝怒色。

“不是嘛?我们的采摘园,一年采摘樱桃加上出售饮料小食品,收入不低于十万块,可他们却要按照每棵樱桃树150块,总价3万多收购!这摆明就是欺负人嘛……呜呜……大伯他们一家能不明白这点?三天两头的过来‘说和’,哪一次站在我们这边了?他们一家,就没一个好东西!”

陈曼婷一边哭,一边大声道。

“你……”王韵一把将陈曼婷拉过来,抡起巴掌在她的屁股上狠揍,“你个死丫头,说话能不能过过脑子?他是你爸的亲哥,你的亲大伯,你就这话要是让别人听见了,会怎么说你?知道吗?”

陈曼婷咬着牙,眼里噙着泪,不言不动的任由母亲教训。

王韵打了女儿几下,自己也掉下泪来,转身将女儿搂住,声音哽咽道,“曼婷,你还小,很多事情都还不明白……我们孤女寡母的,遇事总要有些依傍,你大伯他们虽然不好,但终归是至亲……”

陈曼婷肩膀一甩,将母亲挣脱,自己向着厨房走去,“他们晚上要过来吃饭,我去洗菜。”

王韵在女儿背后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终归是什么也没说。

卧室的床头柜上,放着一张合影。

合影是一家四口,男主人长相帅气,看上去三十来岁,正将双手按在身前十来岁的少年肩头之上。青年身后,文静清秀的女主人,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女孩儿,依偎在青年身旁,满脸都是幸福之色。

王韵手指在合影上面轻轻拂过,眼泪一颗一颗的掉落在镜框之上。

厨房之内,陈曼婷也是一边洗菜,一边抹着眼泪。

“哥,你在哪里?为什么不回来……”

她口中喃喃道。

她这个年纪,对于很多事情,确实不是很明白。

但她知道,哥哥在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这么多的事情。

如今哥哥失踪不到三个月,家里的事情,却一件连着一件。

似乎没了这个人之后,天都塌了……

……

另一边,孟晨放下手机,眼中闪出一丝落寞之色。

陈曼婷显然是想和他说说话的,但王姨一下就把电话夺了过去。

这种情况,在这一年来,发生过很多次。

但那都是别人家,都是嫌弃他“天煞孤星”这个名声,不想和他来往。

他和陈曼青从小关系好,两人有时在对方家里玩的迟了,就在对方家里吃饭留宿,王姨以前,对他也像亲儿子一样,非常照顾。

但现在……

孟晨在别的事情上面神经大条,但对于亲情,友情,是非常珍惜的。

因为这些东西,他现在拥有的,已经很少,很少了。

“也许,是我想多了……王姨只是怕耽误我高考。”

孟晨双手搓了搓脸颊,起身走进厨房。

本来今天,想出去吃饭,庆祝得到“武圣三绝斩。”

但这会儿,突然没心情了。

吃了两碗泡面,孟晨继续在客厅里面摸索熟悉武圣三绝斩的发力技巧。

这天晚上,武达又发来讯息,说是他已经到达二仙山,正在打听罗真人的洞府所在。

不过孟晨这边,还没有拿到华佗的青囊经,只好让武达暂且在二仙山附近打听,多收集些讯息,等拿到青囊经之后,再正式上山拜会罗真人。

……

很快,就又是三天时间过去。

这三天时间之中,孟晨白天以修炼至阳诀为主,晚上和中间休息的时间,就将部的心思,都用于琢磨武圣三绝斩。

这日一早,门铃一响,两名警员抬着一个木箱,在门口等待。

询问之下,说是傅月这两天有任务,所以让他们巡逻的时候,顺便把这个物件捎了过来。

谢过两人,孟晨将木箱搬进客厅。

双手搓了搓,他一脸兴奋的将木箱打开。

一道蓝汪汪的寒光,立刻射入他的眼眸之中。

“好刀!”

单是一眼,孟晨立刻就喜欢上了此刀。

此刀总长24米,刀身914,刀柄1486,重量75公斤。

整个刀身呈青蓝之色,刀锋森寒如月,刀背厚重如锯,两面各自开有龙形血槽,看上去威风凛凛,煞气腾腾!

“嘭!”

孟晨一把将大刀抓起,提在手中。

“呼呼呼……”

竖劈、横砍、平削、上撩、龙展、虎拘、熊拍、象磨……

刀光如电如风,在客厅之内卷起一片片森寒刀罡。

只是舞动片刻,孟晨就停了下来。

客厅地方太小,别说施展武圣三绝斩,就连普通的挥舞,都很难施展得开。

将青龙刀重新放入木箱扛起,孟晨起身走出家门。

练刀,还得去古坦岭!

而且这刀法更适合骑战,在马上习练,能更快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