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盘她app

江瘸子!

江瘸子叹了口气,说你爹死的屈。

一听这话,她这些年的委屈再也没压住,哇的一声,就给哭出来了。

江瘸子拍了拍她的后背,说我跟你爹是老相识,当年也是过命的交情,可惜,他选了这条道。我欠你爹的人情,你想报仇,一个人不行,我帮你。

她瞅着瘸子那样——瘸子捂盖的严严实实的,正脸都不肯露出来,跟刚从救助站出来差不多,而且那个身板,又残疾,还不如自己呢,给他剔牙都不够,怎么帮?

瘸子一乐,说不要急,你听我的就行——这块地,我给你要回来。

她立马就明白了——这个瘸子,跟自己爹一样,也是看风水的!

她立马就说道:“你要是乐意帮我——我不光要地。”

江瘸子皱着眉头:“你要让姓赵的偿命?”

偿命不就是两眼一闭吗?有什么要紧的?她要那个姓赵的,生不如死。

瘸子长长的出了口气,说,行。

接着,就告诉她——你只管应聘进去,剩下的,你听我的就行。

短发美少女大眼圆脸森女系装扮居家写真图片

面试很顺利——她这么年轻力壮,干保洁没问题。

出门的时候,她就看见了,那个洪先生带着一个很帅的中年人在这地方指指点点的,也像是在看风水。

那个很帅的中年人,就是江良。

出了门,江瘸子给她找了贫鸡吃碎米地,摆了那个立竿见影的金桃花局。

怎么让姓赵的生不如死呢?那就是把她最重要的东西给抢回来。

她不缺钱,最要紧的,就是洪先生那个老公。

洪先生要是对她变了心,比弄死她还痛快。

她顺顺利利就在工厂上了班,利用职务之便,就照着江瘸子说的话,给办公室里动手脚。

花盆里的“一场空”小人,是她埋的,她还按着江瘸子说的,买了个牛眼睛,用缠着赵姐头发丝的针扎进去,最后,拿了自己的尿,和泥包上,藏在了窗户下头。

这是邪遮眼——洪老板眼里就只有她,而对赵姐恨之入骨,如见眼中钉。

而这一阵子,江良时常出入这地方,还给洪老板换了风水,她有点怕自己的手段被江良给识破,可江瘸子让她别担心,买一点黑狗血,掺上天葵,做个小漏斗,每天往那个镂金架子上撒就行了。

我问清楚了那个小漏斗的模样,就知道了,这叫“江河日下”,专破风水局。

江瘸子提醒她,不过有一样,你以后要获得的财产,这一折腾,是要缩水的。

她凛然说,那我不怕——那么多钱,剩下百分之一都够我用的,更别说,一分钱不要,我也得报这个仇。

她爹不能白这么送命,她的小孩儿,也不能白死。

果然,这以后,钢铁公司的买卖江河日下。

而她有天因为工作餐的事儿,跟上头吵起来了——上头的预算,让那几个管事儿的给贪了,工作餐按理说三菜一汤一饭,可到了这,雁过拔毛,只给一块馒头。

其他的员工敢怒不敢言,她吵嚷起来了——这就不公平,凭什么油水都让你们撇去了,我们喝汤都不管饱?

那些人理亏,骂她,她上去就把人给打了,这些年她过的不容易,不泼,活不到今天。

这下管人事的被惊动了,要赶她走,她才不走!一来,凭什么我走?二来,我还不能走。

这一吵嚷,就让洪先生看见了。

洪先生这辈子,只怕都没有过那么悸动的感觉。

在金桃花局和邪遮眼的双重作用下,在他眼里,这姑娘像是九天仙女下凡。

但是相应的——他看如花似玉,保养得当的赵姐就不一样了。

真的就跟眼中钉一样,怎么看怎么难受!

就跟眼睛里进了沙子一样,你只想把沙子给清理出来,恨不得她消失了才好。

赵姐越陪着小心,他就越厌烦!

柳柳可算是报了仇。

这大概是她有生以来,最快乐的日子——老东西想占她便宜?想得美!

老东西就好像她的一条狗,指哪儿舔哪儿,痛快!

赵姐天天哭天喊地,她更痛快,她尤其喜欢赵姐脸上的乌眼青。

后来,她说了一句你们家那黄脸婆是挺烦人的,一句话,洪老板找了黑道上的人,要弄死赵姐。

当年有“冲冠一怒为红颜”,现在是“美人一嗔找黑道”。

要不是赵姐找了我们,洪老板找了江良,恐怕赵姐已经活不到今天了。

洪老板听见了这一切,浑身就哆嗦了起来,他还想说话,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难怪,我要破金桃花局的时候,会摔那一跤。

柳柳傲然盯着洪老板:“反正,我早晚也都会告诉你,让你死个明白。”

洪老板一把就抓住了我:“先生,你是个有本事的,我看得出来,你帮帮我,我给你钱……”

周围的人听了这些话,哪有一个还能用黑眼珠看洪老板,有个女客人当时就“呸”了一声:“还有脸找人帮忙——呵呵,还提钱,人家三道杠的不记名卡,看得上你兜里这点钢镚?”

谁都知道不记名卡,洪老板的脸色一下也白了。

我盯着江良,问道:“他跟你是怎么回事?”

洪老板立刻说道:“是,是我觉出来这几年运势不大对,就请了他来给我看风水的——他跟我说,我命里欠了人家的东西,赖着没还,眼看要遇上一场大劫,不死也得脱层皮,他愿意帮我挡一下,我就按着他说的做了。”

那就跟我猜的一样了——江良为什么做那个漏金局?

我一开始,疑心他要坑洪老板,但是后来觉出来了,漏金局,也通“漏网之鱼”局,虽然牺牲了财富,但是,主人能做个漏网之鱼,从孔洞里获得生机。

后面的不用说,局是起作用了,可被柳柳用江河日下给破了。

白浪费了财运,却没落好。

江良,江瘸子——江瘸子,到底是为什么来帮柳柳的?

单纯是因为跟杨大春有交情,还是,看江良插手,故意要寻他的晦气?

这会儿,哗啦啦一片人就围过来了。

把江良给护住了,盯着我,怒目而视:“就是你,把我们小家主给弄成这样的?”

我一笑:“你们说是就是——反正说出去,丢人的是你们家。”

堂堂江家当权的,儿子侄子都被我干倒,现如今,自己也倒了霉,这江家人素来心高气傲,真要是这样,他们比死还难受。

果然,一个气若游丝的声音响了起来:“就凭他,还没有这个本事。”

江良——不愧是继承了江家传统,我算是知道,什么叫死要面子活受罪了。

但是那些江家人一看江良的样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都悚然一动:“那,能把您给伤成这样的,难不成……”

江良吐了口气,缓缓说道:“没错,把消息传下去,那个老魔头回来了。”

老魔头……说的,是江瘸子?